長安亂 韓寒著寫的圖書籍作品_小說_書籍-雜誌-報紙 - 限時搶購【KVOLL大尺碼】玫紅色寬版蕾絲蝴蝶結針織長上衣 - 限量秒殺PS.韓衣館--YU6682 優雅一字領拚接網紗洋裝 連身裙--黑色-白色SML - 高CP值
本月獨享 - 【Maya Collection森林系】春夏必備款 蕾絲拼接花邊下擺無袖上衣有機棉 圓點圖案保暖腿套 - 成本價特價搶購 - PS.韓衣館--GM314 韓版夏日印花無袖連身裙 洋裝-S~XL

當我在和司馬傢族的那場大戰中敗的一敗塗地後,我才認識到弟弟當年並不是真的那麼絕情非要離傢出走的。表妹在弟弟走的那天哭的撕心裂肺,她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半個月都不出來。有一天早晨,表妹紅腫著眼睛來找我,"哥,和司馬傢的那場決鬥你不要去瞭"。我知道那意味著什麼,我希望把表妹留在霍傢,她是霍傢九代以來唯一一個女孩,就像一顆稀世明珠一般照亮整個霍傢莊,有她微笑的每一天,霍傢莊都充滿鳥語花香。

當時,整個武林掌握在司馬傢族手上。三年前的春天,我和弟弟還有表妹一起到洛陽看牡丹,在那裡正好碰上司馬傢的也在那裡。表妹不知被司馬傢的哪個混蛋瞧上瞭,回傢後不久幹爹就收到瞭司馬傢族一大堆聘禮,表妹死也不肯接受。可是司馬傢族實在太強大瞭,幹爹不敢退回聘禮,隻好勸解表妹。表妹哭瞭整整三天,將房間裡的東西摔瞭一地,誰也不讓靠近,後來就一病不起。幹爹請瞭百裡內最好的大夫,麝香,鹿茸,人參,何首烏等名藥買瞭一大堆還是不見效。那幾天,整個霍傢莊出奇的平靜,弟弟一直守著表妹身旁不許任何人靠近,表妹的氣息逐漸變得微弱,在她昏迷後的第七天,弟弟偷瞭霍傢祖傳寶劍去找司馬傢報仇,隻見那天夜裡,電閃雷鳴,山上的鸛鶴和棲鶻喋喋不休。

我走在漆黑的夜裡,任憑暴雨猛烈的吹打。巨長的閃電刺破蒼穹,夜空中傳來鬼哭狼嚎的嘶鳴。桂影斑駁的竹影猶如魑魅魍魎般勾住我的魂魄。我已無法再平靜下來,我不想再失去弟弟。從小到大,無論他做什麼,我都可以包容他。我原以為,我可以為瞭他犧牲自己的性命,而這一次,他可以為瞭表妹獨闖司馬山莊,而我卻躲在背後,我心裡不知是自責還是內疚。我焦急的盼著我的弟弟可以安全的回來,而他卻再也沒有回來。

第二天,司馬傢族送來一瓶神水,他們稱這瓶神水取自天山雪頂,千金難得,有起死回生之效,希望能治好表妹的病。當幹爹惶恐不安地問起表弟的下落時,司馬傢族的人顯得非常憤怒。他們說弟弟已由司馬莊主處治,還說要想挑戰就光明正大,不要傷害無辜。如果霍傢真不願嫁出表妹的話,霍傢莊必須選出一名代表來和司馬傢族公平挑戰。而戰約就定在瞭三年後的那一天。無論如何,這種責任都義無反顧地落在瞭我的頭上。

從那以後,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瞭劍招上,而隨著劍術的逐漸精湛,我的壓力反而越大。由於求成心切,有好幾次攻火焚心,吐出一大堆鮮血來。而終於,我成為霍傢莊無所披靡的對手。表妹自從喝瞭神水後,神智逐漸恢復過來,但已憔悴瞭很多。從此,表妹對任何事都顯得漠不關心。有一次,我口中噴出的鮮血射入表妹麻木的目光中頓時被削散得無影無蹤。她隻是遠遠的瞧瞭我一眼就走開瞭。沒有瞭表妹的歡聲笑語,人人都顯得憂心忡忡。霍傢莊是再也回不到過去那種甜言蜜語的氣氛中瞭。而整個霍傢莊,除瞭我是被逼練劍,其他人都顯得無所事事。黑夜慢慢加長,森林裡的飛鳥野獸都跑光瞭,天氣逐漸轉冷,霍傢莊開始進入無綿的冬季。立冬後的第二天,天空就下起瞭鵝毛般的大雪,大雪下瞭三天三夜,早晨推開門一看,整個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一陣冷風吹來,有種冰冷的感覺。我不禁裹緊瞭毛領,踏雪而去。我穿過稀落的樹林,那兒曾是我和弟弟還有表妹遊戲的地方,很多年沒來這兒,忽然有種悲傷的感覺。當年我們三個冒著大雪,在這裡推雪人,打雪仗,玩捉迷藏!想當年表妹凍得紅紫的小手一個勁的往弟弟衣服裡塞雪,看他們在雪地裡滾來滾去的真的很開心。我們還在林地裡打野雞,然後烤瞭吃,一直玩到天黑瞭才肯回傢。幹娘總是罰弟弟跪地上,不給飯吃。而表妹則悄悄偷瞭好多好吃的留給弟弟。盡管她的那份自己都吃完瞭,給弟弟留的那份都是搶我和幹爹的,我依舊很開心。多年以後,我已長得玉樹臨風。那生命中留給我的是我一生都品嘗不夠的甜蜜!

穿過那片樹林,來到冰河湖旁,這裡是弟弟和表妹最常來的地方。我曾在這裡教會瞭弟弟遊泳,也正是在這裡,弟弟教會瞭表妹遊泳。我看見一位老翁,披著蓑笠,獨釣於寒江之上。我走近恭恭敬敬地叫瞭一聲:"老伯?",卻沒有回應,我又叫瞭一聲,那人依舊紋絲不動。望著眼前矗然聳立的冰雕,我的心裡忽然有種絲絲的冰涼。我轉過去一看,一副清秀的面龐泛著淺淺的紅潤,鼻子和眼角結瞭一層薄薄的冰,是表妹,我不禁喊叫起來。她已經完全沒有瞭知覺,我緊緊的把表妹抱在懷裡,奮力地往回跑。我淚如泉湧,不斷地滴落在表妹的臉上,而我的喉嚨早已嘶啞。如果我的眼淚可以融化她冰凍的心,我願意這樣抱著她一直跑下去,直到我倒下,再也起不來,那樣,我們就可可以雙宿雙飛,回到那不再悲傷的年代。

幹爹曾跟我說過,感情也不過如此,其實你們不必為愛付出那麼多。等你們以後長大瞭,成傢瞭,你們就會發現,生活也不過如此。我明白幹爹的意思,他要我放棄那場比賽,也意味著放棄表妹。幹爹已年過七旬,生活中很多事都是經歷過的。我曾想是不是人活的越老什麼事也就看的越開。但畢竟我還年少,我還沒有真正奮鬥過,我需要這樣的經歷去填補人生的空白,還有一個更主要的原因:英雄年少,鬥志昂揚!

三年後的那場大戰終於快到瞭,大賽由司馬傢族主持,還請瞭各門各派有頭有臉的掌門參加。出場的是司馬傢族的二少爺司馬龍,那個穿著一身華麗衣服長得豬頭豬腦的傢夥使我一看就很不舒服。表妹怎麼可以嫁給他呢?我一定要把他打得跟豬一樣滾出這裡。我憤怒的看著他,卻忘瞭給周圍長輩們行禮。而那傻帽卻恭敬地向四周拱手抱拳。隨著一聲令下,我們的戰鬥便開始瞭。我一出招便連使險招,看得那些長輩們目瞪口呆,但司馬龍總是沉著冷靜拆瞭一招又一招。有好幾次我都差點要瞭他的命,卻每次都在千鈞一發之際被一種強大的內力頂瞭回來。司馬傢族以內功見長,今日一見,果然名不虛傳。我的劍招凌厲多變,身輕如燕,在空中飛來飛去,每一招都用得恰到好處,而且看起來非常漂亮。而那個豬頭卻紋絲不動,僅憑一身強大的內功硬頂上去。眼看我們已拆解瞭百餘回合,我卻一點縫隙也插不進去。於是我減少瞭真氣,連使虛招,消耗他的內力。我們又這麼幹耗瞭一陣,那個豬頭好像看出我非真心決鬥就放松瞭警惕,我乘此機會,又一個看似虛招,半中陡變實招,在那個豬頭頭頂轉瞭一圈後一反常規,身體後仰,在空中畫出優美的弧線,直插司馬龍的胸口,我本來可以插他喉嚨的,但我不想殺人。這招絕地逢生實在驚險刺激,看得那些長輩連聲驚呼,司馬長風的臉色霎時變得鐵青。而我這一劍剛刺進去就被一種堅硬的東西給擋住瞭,我猛然一驚,他使詐,穿瞭一身刀槍不入的軟蝟甲。這一招用盡瞭我全身力氣,而我的整個身體正好暴露在他面前,由於沒有著力點,便給司馬龍留下瞭很大的破綻。司馬龍揮起他那鐵錘般的拳頭朝我腰部猛地砸瞭下去。我被直挺挺地摔在瞭地上,感覺體內五臟六腑都攪成瞭的一團,口中也吐出瞭一大口鮮血。我看見四周黑壓壓的人群朝我湧來,我一下子失去瞭知覺。

昏迷後的十一天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,我感到從未有過的舒適與安詳。我寧願就這樣,不知死活,不知疼痛,沒有傷心,不再黯然!有次我偷偷的醒過來,看見燭光下表妹晶瑩的淚光,我感到無比的幸福。外面月光皎潔,斑駁的樹影從窗戶中投進來,我感到異常的平靜。表妹發現我醒瞭過來,深深地望著我,濕濕的說不出話來。用她那纖細的手指輕輕拂去我的眼淚。她那冰涼的小手有些絲絲顫抖,不覺封凍我的全身。我們就這樣面對著面,一句話也不說,就這樣靜靜的享受這夜的寧靜,回想我們曾經的誓言,還有我們無憂的童年,傷心這夢幻般的瞬間,我們竟如此的安詳。黑夜是不現實的,等天一亮,一切都將重新開始。

我已經睡瞭好長時間,一傢人見我醒來都非常高興。一夜來,我的心情變得很好。傢裡給我準備瞭豐盛的早餐,我為瞭讓他們高興努力吃瞭很多。吃過後,我一個人出瞭門,隻披瞭件單衣,卻不感到很冷。我沿著樹林慢慢走過,不知不覺又來到冰河湖邊,湖面的雪已化成水又結瞭冰,更加晶瑩剔透。我沿著湖面緩緩走去,發現上次表妹丟下的草帽,我緊緊攥在手中。忽然我感覺背後有人,我扭過頭看見表妹正站在冰面上望著我,我說"我們一起走吧!離開霍傢莊,到天涯海角,一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。"她遲疑瞭一下,緩緩搖瞭搖頭。望著她柔弱的身體,我快步向前,緊緊地把她摟在懷裡,口中一直說著對不起。我抱的很緊,幾乎沒有給她喘氣的空間。她隻是一動不動地站著,就這樣靜靜的過瞭好久。後來表妹轉身離開瞭,我知道這一別,就意味著永遠。表妹從小就是個很懂事的孩子,讀過很多書,現在我們已經長大,有瞭更多的責任。我知道她是不會同意的,我們也不能這麼做,我們不能連累霍傢莊其他人和我們一起受苦。

生活中有很多事不是我們能夠左右的,特別是關系我們一生的大事。一旦事與願違,我們的人生便如斷瞭線的風箏隨風飄蕩。我和弟弟都為自己的目標努力奮鬥過,而面對這個傷心的傢,弟弟選擇永遠的離開。而誰又忍心面對眼前的一切?將來的路,遙遠而又迷茫,我又該何去何從?明天將要漂泊他鄉,而今夜,就讓這無情的黑夜陪我入眠吧!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ps0y0c2e2的部落格

ps0y0c2e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